您的位置:首页  »  【良家人妻的诱惑】(第二部 01)作者:大宝邮箱


                第一章

  大宝继续播放着录音手镯记录下来的录音,想赶快搞清楚:下午老余去人事部帮妈妈报名的结果,以及妈妈到底有没有被老余要挟做不想做的事情!

  快进播放了起来,直到又一次传来老余那有些嘶哑的声音。正常播放……「吴越吗?那个事情有消息了,你过来一下。」

  「嗯,好的,我马上过去。」接着传来固定座机放话筒的声音,老余看来是直接给妈妈打了电话叫她去他的办公室。

  「吴越,是处长吗?什么事情啊?怎么就说了一句就挂了?」田姨的声音。
  「哦,是通知我去汇报一下下半个月的工作计划。」妈妈说谎道。不一会儿就传来了脚步声以及敲响房门的声音。

  「进来吧。关好门」老余的声音。

  「怎么样了余处,人事部刘处长同意了?」妈妈急切地问道。

  「嗯,基本同意了。毕竟我们是一个部队下来的老战友,这点面子他还是要给的。不过落下这个人情,以后估计他会往我们部门安排他的关系户啊。」老余叹气道,假装为了妈妈这件事他好像很为难的样子。

  「哦,那什么时候去培训啊?要多久?」妈妈果然狡猾,根本就没有理会老余所谓的为难,而是直接问道。

  「通知还没发呢,你就急着去培训了?要是不出意外的话估计明天下午发正式的通知,那上面应该有你想问的答案。不过吴越啊,你们夫妻最好明天能请刘处长吃顿饭,联络一下感情嘛,至于送不送东西你们自己商量一下吧。」老余以一副老大哥的口气叮嘱着妈妈。

  「嗯,知道了,应该的。我会和我们家老谭商量的。余处这件事真的是太谢谢你了。」妈妈真诚的地感谢道。

  「咱们之间就不用这么客气了。你答应我的事情可别忘了哦?」老余紧追不舍道。

  「我答应你什么事情了?我可什么也没答应你啊。」妈妈果然耍赖道。
  「好你个小吴越,这么快就开始过河拆桥了?是不是欺负我这么多年来一直喜欢你,惯着你,不敢把你怎么样?」老余笑骂道,看来他并没有因为妈妈的耍赖而生气。

  「呵呵,我本来就没有答应你什么嘛。不过看在你这么大岁数了还不辞辛苦地为我的事求爷爷告奶奶的,我可以陪你跳一次舞,不过你要是还像以前那样动手动脚的,我可马上就不跳了。」妈妈可能也是觉得老余为自己的事情跑前跑后实在是过意不去,才答应跟他跳一次舞。

  「嗯,好吧,那现在就可以了吧?来,到我里面的休息室来吧,这里面有DVD和电视、音响。」老余说道。

  「对不起啊,余处,现在不行。我身体不舒服,过两天好了再陪您跳舞行吗?」妈妈也觉得一再的拒绝老余,有点不好意思了。

  「行行行,真拿你没办法。既然你身体不好,那我给你看看手相吧?看看你这次到底有没有升职的命。」说着传来老余靠近的脚步声,接着就是沉重地坐在沙发上的声音。

  「我怎么没听说过你还会看手相?」妈妈有些疑惑得问道。

  「我爱好广泛你又不是不知道,摄影、书法、下围棋,当然这看手相是刚学的,就是这本《掌纹谭奇》我研究了有一阵子了,不信你可以试试看我说的对不对。把右手伸出来。对就是这样。」

  等了好一会儿才又听到老余那有些沙哑的声音:「先来看看你的事业线,看,到这里明显粗重了很多,说明到三十多岁后事业有发展,看样子是有贵人提携啊。」这个老余,不会是想让妈妈把他当作自己的贵人吧?真不要脸!大宝听到这里心里想着。

  「再来看看你的爱情线,哦?奇妙啊!哈哈,你看,到这里有了分叉而且还特别的明显,说明你三十多岁以后又有了新感情,不再贞洁专一了。看样子是要出轨给你老公戴绿帽子咯。嘿嘿。」大宝听到这里心中一惊,这个老余虽没听说过他那本《掌纹谭奇》,可是事情真的被他说中了啊,妈妈的确已经出轨了,而且给爸爸戴了绿帽子。而给爸爸戴绿帽子的人就是自己。难道这就是妈妈的命?妈妈这个曾经贞淑的良家人妻命中注定是终将要出轨的吗?

  「……」沉默,录音中一片沉默,可能老余也觉得自己刚刚说的有点太过分轻浮了。而妈妈可能被老余说中了自己的隐秘。所以双方都选择了沉默!

  「啊,刚才我是瞎说的,你别往心里去。这样吧我给你讲个故事吧?」老余为了打破尴尬又开始给妈妈讲挑逗性的段子了,到快下班时妈妈退出了老余的房间。

  大宝听完了全部的录音,大概清楚了事情的大概。他虽然很吃惊老余的看手相的精准,但还是为妈妈没有为了培训名额而突破底线答应老余的过分要求而暗暗高兴。

  但是实际情况却并不是大宝能够通过录音所感知到的。其实昨天老余以看手相为名握住吴越的纤纤玉手后就再也没有松开,而且还趁吴越失神的机会把她的手放到她的右腿上,通过吴越手指指缝漏出来的空隙,隔着她薄薄的裙子,用自己的手小心翼翼的抚摸着吴越滑腻的大腿内侧,很长时间,直到快下班时过道里传来了人们下班的嘈杂声把吴越警醒为止。

  那天当吴越听到自己命中注定要出轨给丈夫戴绿帽子时,脑袋轰的一下子蒙了。她想了很多很多:想到自己第一次被老公那看起来狰狞可怖的肉棍破瓜开苞时的撕心裂肺的疼痛,想到了自己在婚礼上暗暗发誓一辈子都对老公忠贞不二。
  又想到了那天晚上儿子敲开了自己的房门,把自己推倒在跟老公结婚时的婚床上用年轻的身体一次次的激动地冲击着自己的阴道、花芯。儿子的那东西太长了,比老公的长很多,它到达了老公不曾探索过的地方,如果说老公第一次冲破自己的处女膜是给自己开苞的话,那么儿子这次冲击到了自己的子宫口花芯,这个老公不可能达到的地方就更是给自己开苞了。是完完全全彻彻底底的开苞!
  那种极致的快感是老公不曾带给自己的。她迷恋那种感觉,以至于每晚都主动去找儿子索求性爱!为了讨好儿子不惜说淫词浪语!她觉得自己不知不觉中变得越来越淫荡了。她喜欢被儿子那根长长的肉棒插入塞得满满的充实的感觉!喜欢被儿子的龟头一次次的冲顶花芯肉团的那种麻酥酥的感觉!她喜欢儿子喷射的一股股火烫的精液浇灌在自己娇嫩的花芯上的那种震颤心灵的感觉!

  吴越就这样一直想着自己的隐秘的心事失神,而一旁的老余却乐不可支。他趁着吴越失神的档口,轻轻的把她的头靠在自己的肩上,嗅着良家人妻那独有的体香,陶醉无比。自己的手装作在握着吴越的手,其实在不停地通过吴越的指缝隔着她薄薄的裙子,小心翼翼的抚摸着吴越那滑腻光洁的大腿内侧。

  他也想了很多很多:他其实一直都很喜欢吴越,从吴越刚刚分配来单位,第一次看到她那清丽脱俗的容貌、优雅的谈吐举止时就开始了。可惜没过多久吴越就嫁人了,成为了人妻。

  对比吴越自己也越来越看不惯自己样貌普通的前妻了,后来终于跟前妻离了婚。比对着吴越的标准找了现在的年轻貌美的妻子杨维兰。可没想到杨维兰看起来貌美可是脾气却火爆,而且还是个大醋坛子,盯得自己思索的,每天都必须定点回家报到。这还不算还经常为了莫须有的传言跟自己大吵大闹!

  这让他更加的喜欢温婉舒雅的吴越了。随着跟吴越相处的时间久了,他发现了吴越的一个优点或者也可以说是缺点,那就是吴越非常知道感恩,知恩必报。
  正是利用了她知恩图报的这个「优点」,去年自己破格给吴越调涨了工资,吴越果然投桃报李答应了给自己当模特,拍艺术照!

  他特意花高价买了那种见水溶解的特殊泳衣给吴越穿上,先趁着泳衣还没有见水,正常的时候给她拍了几张让她看看效果,打消她的疑虑。然后诱导她下水游泳,再上岸时吴越就几乎是全裸了,那个特种泳衣已经变成了几乎透明,吴越的重要部位几乎毫无遮挡的暴露在了老余面前:玉乳高耸、饱满而坚实,那鲜红的奶头小巧而可爱,乳晕小而色泽艳红。小腹平坦光滑,两腿之间那芳草萋萋的花丛耻户下鲜红色的唇瓣儿若隐若现!太迷人了!老余当时下身就硬了起来。但是心智控制力极强的老余还是控制住了性冲动,还是继续按自己事先的计划好的步骤,换上了新的数码相机的存储卡,让吴越按照自己的要求摆出各种诱人的姿势拍了起来。

  大叉开双腿特写几乎裸露的阴户照、后挺臀弯腰叉开腿特写后身裸露照、浑圆坚挺的乳房特写照,全身照,侧身挺乳翘臀照,等等。照了很多张,然后又偷偷地把这张存储卡抽出来藏好,再换上原来的那张存储卡少量的拍了几张。
  果然当吴越发现猫腻后,羞红了脸,强烈要求他把那几张几乎裸体照删除,他装作舍不得的样子在她眼皮底下彻底删除了那几张照片,可是单纯的吴越哪里知道更暴露的照片其实早就被老余收藏了起来!

  虽然吴越为此很长一段时间都不在理会老余了,可是老余觉得这么做还是值得的。每当他看着那芳草萋萋下的紧窄肉缝撸动自己的粗壮肉茎时,都无比的兴奋!他要得到这个良家人妻,不仅仅只是肉体,一定还要想尽办法得到她的心。
  于是他开始了自己的计划,后来的日子里他几乎每天把吴越叫到自己的办公室里来借着谈工作的名义跟她聊天,慢慢地给她讲一些成人段子,黄色笑话!吴越刚开始时还极度反感,可慢慢地变成了对黄色段子的麻木,再到后来的有时会被黄色笑话逗笑,捶打他几下。

  他能感觉的出来:吴越已经不太反感那些黄色段子了,甚至有时候还很认真的听,脸色时不时会泛起红晕,有时还不自觉的夹紧双腿摩擦着。而且他还经常趁着给她讲段子的时候偷摸她几下,看样子吴越的反应也不是很大。吴越在慢慢地适应他的挑逗。他并不急于做更过激的事,相比于得到吴越的身体,他更享受这种征服贞洁的良家人妻的过程!

  他知道按照这么慢慢发展下去,早晚有一天吴越会乖乖地被自己抱上床脱光衣服,分开那如玉般的修长双腿,让自己插入那向往了很久很久的桃源圣地。
  这次其实当一听到升职培训名额的事,他就知道机会来了。虽然吴越最终好像也没有答应他的要求。不过对于掌握了吴越知恩必报这个性格「优点」的老余来说并不这么看。

  他知道只要在吴越面前充分表现出为了她这次升职培训的事情,不辞辛苦费心费力的样子,吴越对他的回报会超出他的想象,或许吴越的第一次婚外初夜献给自己也说不定哦!

  这些就发生在大宝录音监视下的所有细节大宝毫无觉察,这就是只凭声音感知世界的弊端。就如同一个耳聪的瞎子,很多事情即便是就在你的眼前发生你也一无所知。

  可悲的大宝,还在为妈妈没有为了培训名额而突破底线答应老余的过分要求而暗自庆幸时,却怎么也想不到:他贞淑温婉的妈妈当时正头靠在那个老男人的厚实的肩膀上,任由这个讨厌的老男人肆意的抚摸亵玩着自己嫩滑的大腿内侧!
  过去的就让他过去吧,回到现实中来。正当大宝听完录音后埋头做作业的时候,德Y市中心的宽阔的人民路上一辆黑色的别克君威正疾驰向本市的一家高级会所雅轩俱乐部。雅轩俱乐部这家会所是德Y市那些达官显贵们经常光顾的最顶级的消费场所。实行的是会员制,并不对外接待非会员散客,如果不是熟人朋友介绍,即使是再有权有钱的达官贵人们也是进不了内部。

  开车的是一位剑眉星目的仪表堂堂的中年男人,不怒自威的表情让人一看就知道他是位实权在握的男人。而他旁边副驾驶位置上一位头发有些稀疏的约莫五十多岁的男人看到他开得飞快于是提醒道:「志威,开慢点不着急,是他们请你吃饭,稍微晚点儿也没什么。」

  说话的人正是大宝刚刚还在监听他录音的老余,而开车的那位就是人事部的刘处长:刘志威。两人正是要去赴约吴越夫妇的餐请!

  之所以定在这家高级会所正是刘志威的主意,他是这家会所的VIP会员,老余在征求他喜欢到哪里消费时,他毫不犹豫的推荐了这里,并提前预定了那间自己专用的带小舞厅的大包间!美其名曰:自己有VIP卡,可以打八折,可实际上他想的却是另一回事。在此暂且不表。

  「老余啊,这次请咱们的这个公司第一美女,你是什么时候搞上床的?这么快就开始为情人卖命了?」刘志威听取了老战友老余的建议放慢了车速,便有了精力来跟老余闲聊一些只有他们老战友之间才不会禁忌的男女话题。

  「别瞎说,我跟吴越什么事情都没有。我可不像你那么好色,过分。听说小肖家刚刚结婚一年多,你把人家老公调到普光气田那么远的地方,然后你鸠占鹊巢,每晚去人家婚床上睡人家新媳妇,可真是有你的。这种事你都干得出来?」老余气愤地说道,老余虽然也喜欢美色,但讲究取之有道。他鄙视刘志威这种为了把人家新婚人妻搞上床,不择手段的作派。即便是老战友也不会给他留颜面的,必须给他指出来,让他收敛点儿。

  「唔?没有的事儿。这事你是听谁瞎编的?我可是没有睡过肖寒梅啊?至于他老公小韩的调动升职,可是他们两口子求我帮忙的啊!老战友,这种没影的事情你可千万别瞎传啊。」刘志威一脸不屑地否认道。

  「我怎么知道的?你还好意思问?家属院就那么十几栋楼,人家老公心疼新媳妇,不舍得狠命地折腾。你可好每晚把小肖折腾地叫一晚上床,左右上下的邻居能听不到?你是从总公司空降来单位的,才不到两年。又不在家属院里面住,所以就是有人知道也不会告诉你的。除非我这个老战友。在这个单位里只有我跟你有老交情了。我必须要提醒你了:要是让你老婆冯薇知道了,你的这个位置就不保了。」老余严肃地提醒道。这个老战友仗着在总公司的岳父冯总的关系,在单位主揽人事升迁调动大权,经常利用升职位、调动等机会,要挟那些有些姿色的单位女职工,家属,跟他上床,名声太差了。把老部队的脸面都丢光了。
  刘志威没想到肖寒梅的叫床声穿透力这么强,居然会被左右邻居听到。不过想想也是,自己都是深夜偷偷溜进她家的,每次跟这个新婚不久的刚刚被他开发的人妻疯狂地共赴巫山,都是在夜深人静的时候,这种时候多半落针可闻,更不要说初尝性爱滋味的新婚人妻被他各种新奇的性交技巧折腾地忘情呻吟了,看来自己是太大意了。自认为做的隐秘的事情,居然早就被人发现了。这种事情绝对不能让老丈人知道,否则自己真的就完了。不过幸亏在德Y的这个单位里知道他这层关系的只有少数两三个高层,和这个老战友老余了。他们是不会把这种事情说给岳父的。

  想到可怕的后果他不禁冷汗直冒,连忙转移话题道:「好了,我知道了,谢谢老战友提醒,我以后会注意的。你也别老是说我了。我可是早就听说你跟吴越有一腿了啊。咱们又不是外人,你跟我说实话,这公司的第一美女,你到底上了没有?」

  「没有的事,你别听别人瞎说。」老余坚决否认道。

  「嗯,你的性格我还是了解的,你说没有那肯定就是没有了。不过老战友要不要我帮帮你啊?」刘志威继续说道。

  「你帮我?还是算了吧。你能怎么帮我?」老余不是太信刘志威说的话。这个家伙的脾性他还是了解的,没有好处怎么可能平白无故的帮自己呢?

  「怎么帮?当然是把她老公谭工调到外地咯。」刘志威自信满满地说道。
              【未完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站点申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全球华人服务,受北美法律保护。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